第358章 受到了惊吓
书名:容少宠妻成瘾 作者:蓝紫色的风 本章字数:225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8 12:21:45

秦妩衣简直就是又急又气。

“这位女士,请你不要妨碍我们办公,否则,就按妨碍公务罪拘捕你。”那个警察不耐烦的说。

“既然你们执意要带走孩子,那我也要去,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警察,别不是什么拐卖儿童的吧?”秦妩衣一咬牙,抬腿上了车,将受到了惊吓的秦舞抱入怀中。

附近围观的群众们刚才还有些鄙夷这五个孩子的母亲,大家心里的想法都是一样的,这么小的孩子,能够心狠的杀人,可见父母也不怎么样。

可此时,听了秦妩衣的话,又觉得挺有道理。

那几个警察沉了脸,却也不好赶她下车了。

警车呼啸着往警局开去,容律得到消息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。

陈林战战兢兢的汇报了这件事,容律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。

还没等听完汇报,就已经快步往外走去,连着超车,闯了不知道多少个红灯,才在十分钟内赶到了警局。

彼时,秦妩衣已经在陪着孩子们受审了。

“秦壹,你昨天下午大课间在哪儿?和谁在一起,见过谁?”负责审问的警察拉了把椅子坐在秦壹的对面,目不转睛的盯着秦壹的表情。

“和我的弟弟妹妹们在一起,见过玉刚,玉刚辱骂我妈妈,我就打了他几下。”秦壹比其他几小只冷静,一路上整理了一下思绪,猜出这件事和玉刚有关系。

只是,玉刚会死吗?他昨天分明都避开了玉刚的要害。

这件事真的是有蹊跷。

秦妩衣还没有理清头绪时候,玉凤秋就已经带着他二婚的夫人来了,那是个三十多岁年轻漂亮的女人,长着一张网红的锥子脸,来的时候一直哭哭啼啼。

玉凤秋全程脸色铁青,看到校长后,也是面色不善:“你们学校是怎么教育孩子的?什么人都放进来吗?小小年纪就杀人,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

秦妩衣闻言,抬眸看了玉凤秋一眼:“玉先生此言差矣,玉刚的死因还没有查明,你就这么赖在我儿子身上,这是诬陷。”

为母则刚,就算再不想看到玉凤秋,秦妩衣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男人。

五年前遭遇火灾后,她曾经失忆,现在,许是重回故土,过去的人和事对她的刺激多了,记忆又渐渐回来了。

她可没有忘记,玉凤秋似乎和她有着血脉上的关联。

而她之所以被拐卖掉,似乎也和玉凤秋身边的这位新太太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“哼,你们学校处理不了,就让警察来处理啊,总不能让我儿枉死,让杀人犯逍遥法外。”玉凤秋直接动了怒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。

秦壹就算再大胆,再沉着冷静,也毕竟是个只有五岁的小孩儿,小脸一白,害怕的往秦妩衣身后缩了缩。

秦妩衣也怒了:“我也说了,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,再乱说的话,我就告你诽谤。”

“就是你这个小崽子杀了我儿子?我要你血债血偿……”玉凤秋的继夫人尖叫着冲过来,用她那留的很长,尖尖的指甲来挠秦壹的脸。

被秦妩衣眼疾手快的握住了手腕,狠狠往旁边一扭,那女人就疼的叫唤出声。

玉凤秋给身边立着的两名保镖使了个眼色:“都眼瞎了吗?给我把那个小崽子抓过来。”

秦妩衣脸色一白,她的武力,对付那位玉家的继夫人当然不在话下,可若是对上这两名膀大腰圆的保镖,那可就费劲了。

“我看谁敢?”容律进门时,就听到玉凤秋在指挥保镖上前抓秦壹,看都小家伙惨白的小脸,无措的眼神,当即脸色一沉,怒吼一声。

两名保镖还没靠前,就已经被容律一拳一个揍翻在地。

玉凤秋怔了怔,回头看到容律,脸上嚣张的表情收敛了很多。

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容总,这件事你最好是不要插手的好。”玉凤秋强忍着心头的怒火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一些。

他的小儿子玉刚,就如他的心头宝一样,捧在手里怕摔,含在口里怕化,就这么宠着长大的孩子,居然被秦壹那小兔崽子打死了。

不杀了秦壹,他难消心头之恨。

“玉凤秋,你也是久经商场的老人精了,这饭可以乱吃,话却不可以乱说,什么事都要拿出证据来,你说我儿子杀了你儿子,证据呢?没有的话,我就告你诽谤,不仅你儿子白死了,你也得坐牢。”

容律眼底淬着寒冰,就那么冷冷的盯着玉凤秋,一字一句的说着话。

明明声音不高,在场的人却都听出了浓浓的威胁,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。

“你……”玉凤秋一气之下,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对学校一个管事的领导说:“拿来。”

那校领导是政教处一个不起眼的校领导,倒是也管着一些具体事务。

递给玉凤秋的是一个黑色的优盘。

办公室里有电脑,当即将那优盘插入电脑中,电脑画面中就出现了秦壹揍玉刚的画面。

还别说,别看秦壹比玉刚矮一头多,但身体灵活,反应灵敏,个高魁梧的玉刚就像大猩猩一样,被秦壹逗得团团转。

最后被秦壹伸出脚,绊得跌了一跤。

之后的画面就没有了。

“这是断章取义,哪个小孩子不会磕磕绊绊,就是简单跌了一跤,就会直接导致死亡?你这是哄谁呢?”

平时,秦妩衣都是一个挺镇定的人,可事关她的孩子,作为一个母亲,她根本无法容忍被人在孩子头上泼污水。

忍不住开口讥讽玉凤秋。

“这就是证据,我儿子回去后就喊头疼,跌了这一跤后,磕到了头。”于凤秋看到自己儿子那张熟悉的脸,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
白发人送黑发人啊,世上最痛的事情莫过于如此。

“其余视频呢?”容律不相信,视频就仅仅截取了这么一截,前面的后面的都没有。

那管事抹了抹额头的汗:“容总,真是对不起,监控室设备坏了,很多录像都丢失掉了,这一段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找来的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